摄影是什么,说出解的途路千种,说说我的这种,就简单寥寥几句,可不可信不得而知,只不过我拍的时候甚至不拍的时候,总受以下几句的指引而迈出每一次移动的脚步和驱动出每一次俯卧的躯干:摄影是我生命拼图很大占比的区域;摄影是我吐纳世界的工程重器;摄影是帮我和他人他物他事,都装进时间容器的轿夫;摄影是把过去现在将来之间的爱,紧紧相扣在一起的红线!